欢迎访问衢州市中小企业公共服务平台
首页 > 新闻动态 > 正文

【2020中国经济怎么干】制造业是实现高质量发展主战场

发布日期:2020-01-14来源:经济日报作者:

  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“十三五”规划收官之年,做好经济工作十分重要。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,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,坚持新发展理念,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,坚持以改革开放为动力,推动高质量发展,坚决打赢三大攻坚战,全面做好“六稳”工作。


  如何看待当前经济形势?高质量发展怎样干?在中央党校(国家行政学院)进修一部日前举行的“求实”沙龙上,多位来自经济工作一线的省部级领导干部结合自身工作实际表示,要以新发展理念为引领,推动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。中央党校(国家行政学院)副校(院)长谢春涛出席活动,省部班(第68期)“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”研究专题支部三位学员发言,支部学习委员、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方江山主持。


  经济形势如何看


  支部书记、浙江省委常委、副省长冯飞认为,新发展理念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关键词。坚持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,要坚持稳字当头,以稳应变,以进提质。


  “近一段时间,对于经济发展的速度和质量的关系,社会上议论纷纷,说明还有一定的速度情结。”冯飞认为,如何认识当前经济增长速度,需要从全球视野和历史视野两个维度来看。


  从全球比较看,2019年,全球经济呈现“三低两高”的特点,低增长、低通胀、低利率,高负债、高风险。全球经济经历国际金融危机以来最低增速,世界银行预测全年世界经济增长率为2.5%,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偏乐观,预测增长3%。主要经济体中,美国经济预计增长2.4%,日本预计增长0.9%,欧元区预计增长1.2%,印度第三季度降到了4.5%。


  从历史比较来看,我们的增长是在高基数基础上的增长。目前,我国一年的经济增量达到1万亿美元左右,相当于一个中等国家的经济总量。仅看净增量,按现价来算,大致是2012年净增量的1.4倍。


  “当前,经济下行压力客观存在。中国这么大,情况千差万别,观察经济形势应该处理好总体和局部的关系。越是困难越要看大势,避免以偏概全。”国家统计局副局长、党组成员毛有丰认为,我国经济稳中向好、长期向好的基本趋势没有改变。


  先从“四大指标”看,2019年从经济增长率看,前三季度中国经济实现6.2%的增长,这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增速;从物价涨幅看,前11个月CPI同比涨2.8%,保持在3%左右的年度预期目标范围内,猪肉价格是推动上涨的主要原因;从调查失业率看,11月份,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为5.1%,与上月持平。前11个月,全国城镇新增就业1279万人,完成全年目标任务的116.3%;从汇率来看,2019年,外贸外资持续增长,顺差持续增加,外汇储备余额继续保持在3万亿美元以上。


  再看结构。毛有丰表示,从生产结构看,农业生产结构逐步调优,工业迈向中高端,现代服务业势头很好;从需求结构看,消费、投资和出口结构的升级态势明显。养老、健康、旅游等消费快速增长,假期消费、“双11”消费火爆,高技术投资保持较快增长,一般贸易出口比例提高;从区域结构看,发展更趋协调,中西部规上工业增速高于东部地区,长江经济带、粤港澳大湾区、长三角一体化等重大战略的实施,推动区域发展格局更加优化。


  “我们拥有雄厚的物质技术基础和人才基础,拥有超大市场规模和内需潜力,是全球最具成长性的消费市场。现在存在的这些差距、短板和弱项,正是未来发展的巨大空间。全方位、多层次对外开放的成效也会越来越显现。”毛有丰说。


  高质量发展怎样干


  冯飞认为,经济增长是多约束条件下的多目标优化问题。党的十八大以后,中国经济增长形成了四个约束变量。一是金融风险防范和化解约束机制。从杠杆率的角度看,目前,企业高杠杆成减缓趋势,金融风险趋于收敛。二是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化解机制。其中的关键,是建立对隐性债务风险的约束机制,避免代际风险传递。三是房地产多渠道供应租售并举的机制。四是资源环境对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倒逼机制。


  “我们当期的经济发展,恰恰是在这些机制不断强化完善的过程中形成的。如果在经济下行压力大的时候,我们把经过若干年努力形成的这些机制放松了,就会带来很多问题。”冯飞认为,对于地方政府来说,关键是要提高抓高质量发展的本领。面对下行压力,地方政府容易关注当前而忽视长远,关注治标而忽视治本。在这样一个关键时期,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重申新发展理念,具有极其重要的现实意义。我们要从速度情结转向质量追求,确保经济实现量的合理增长和质的稳步提升。


  “当前,高质量发展正在成为各地区各部门的自觉行动,我们应该坚信中国经济前景光明。”毛有丰认为,推动高质量发展,关键是要推动质量变革、效率变革和动力变革,转变发展方式、优化经济结构、转换增长动力。


  在冯飞看来,制造业是实现高质量发展的主战场。当前,制造业已成为全球主要经济体共同关注的问题。


  我国制造业规模位居世界首位,是全球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目录中所有工业门类的国家,但还存在低端过剩高端不足的问题。冯飞认为,应从四方面来实现制造业升级:一是以发展新兴产业和传统产业转型升级为核心的产业结构升级,二是以制造业数字化、网络化、智能化为核心的生产方式升级,三是以产品和服务品质提升为核心的价值链升级,四是以产业基础能力和产业链现代化为核心的产业链升级。


  当前最紧迫要解决的一个问题,是要避免“脱实向虚”,实现要素的合理配置。一方面,积极的财政政策应该是结构性的,因此经济工作会议强调要落实减税降费政策,降低企业用电、用气、物流等成本。另一方面,金融政策也应是结构性的,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,要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,增加制造业中长期融资,更好缓解民营和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。


  金融怎样稳


  稳金融是“六稳”的重要内容。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,要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,压实各方责任。


  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、党委委员郭向军认为,经济是肌体,金融是血脉,两者共生共荣,金融要为实体经济服务,满足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群众需要。


  “稳金融在‘六稳’中起着重要的支撑和促进作用。”郭向军表示,当前,面对国内外风险挑战明显上升的形势,需要进一步做好稳金融工作。因为,稳金融为稳就业提供必要的支撑;只有稳金融才能稳预期,增强对经济向好的信心;稳金融也能促进稳外贸、稳外资和稳投资;也只有稳金融,才能防范重大金融风险的发生。


  在郭向军看来,稳金融需要明确主要目标。首先,要坚守币值基本稳定这个根本目标,在此基础上为就业和经济增长营造适宜的货币环境。其次,要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,货币信贷、社会融资规模增长同经济发展相适应,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。


  郭向军认为,稳金融还要确保不发生重大金融风险,强化金融稳定的目标。目前,我国金融体系总体健康,具备化解各类风险的能力,总体风险可控。要关注防范与化解房地产价格的风险、中小银行的风险、资本市场大起大落的风险以及P2P网络平台的风险。


  最后,稳金融还要保持国际收支的基本平衡,以及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稳定。郭向军认为,在经济全球化和扩大开放的宏观经济格局下,提高人民币汇率的市场化水平和弹性,有助于应对外部冲击,实现内外均衡。


  当前我国金融体系还存在一些结构性问题。郭向军表示,要畅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,健全基准利率和市场化利率体系,切实降低间接融资的实际利率水平。要抑制金融脱实向虚的倾向,增加对实体经济,特别是制造业中长期投资的支持。多渠道补充中小银行资本金,增强其资本实力,缓解民营和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。(经济日报-中国经济网记者 熊丽)